漫画推荐:甜蜜宝贝      点击上方图片链接下拉式在线阅读

漫画简介:漫画短篇合集 第一章 : 成人用品公司设计部门,双向暗恋的组员跟组长,表面试用产品,实际都在想怎么把对方拐过来的故事~ 第二章:相恋十年的男友,突然提出想要一个崽崽。 两人之间要加一个小哭包?!不可以,因为他连自己都照顾不好啊! ……

 甜蜜宝贝

漫画番外:

 

    舒其许尚自犹豫,官晶晶在一旁敲边鼓,道:“是啊,舒兄弟,这是常伯伯的一番好意,你就收下吧!”夏侯仪亦催促道:“你就收下吧!常知古想要的东西,从没有到不了手的,所以拿出手要送人的东西,就更没有收回的道理了!快收下吧!”

    常知古大喜,说道:“夏侯兄说到我心坎儿里了,没错,没错,姓常的正是这个脾气。”

    舒其许见情势如此,也只好收下,说道:“那晚辈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常知古笑道:“从你进来到现在,就这句话最动听。”舒其许心想:“我倒希望说些你不中听的话。”可能是丁盼给他的感觉吧,舒其许直觉这叫常知古的既然跟他在一起,多半也不是什么好人,对他的印象,自然也就七折八扣。这样的人对他好,他反而觉得是一种负担。

    舒其许接下刀谱,厅上众人这才心满意足。夏侯仪更让他陪坐一旁,说了一会儿闲话。不久之后,夏侯君实也来到厅上。他先向舒其许表达过谢意,在夏侯仪的授意下,便坐在舒其许的身旁。

    夏侯仪道:“君实,这位是常知古常伯伯,是你丁伯伯特别介绍给我们认识的武林前辈。这次也多亏有他出手相救,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夏侯君实起身行礼,常知古连称不敢。

    两人复又就坐。夏侯仪问儿子道:“对方是什么来头?怎么会让人给盯上呢?”夏侯君实道:“有人盯梢,我们很早就发现了,一直以为是小脚色,没有太留意,没想到竟是紫阳山门的人。”他虽没受什么大伤,但他顽强抵抗,累了一整天,一直休息到刚刚才起床。

    夏侯仪忿忿不平,说道:“我们与紫阳山向来没什么纠葛,正所谓河水不犯井水,不知道他们此举是什么意思?”丁盼道:“很可能是上回我们为了替封俊杰的女儿出头,夏侯非兄在山上露了一手,从此结下梁子吧?”

    夏侯仪道:“那件事情已经发生很久了,要是他们想上门挑衅,扳回面子,早就该来了,怎么会等到现在?再说当时是少林的慧海大师出面斡旋的,却也没听说紫阳山找上门去。”说罢,看了舒其许一眼,说道:“贤侄,你与紫阳山门颇有来往,不知你的看法如何?”

    舒其许道:“其实侄儿下山的时候,紫阳山上的气氛就怪怪的,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后来我听宫姑娘说,紫阳山上的几个长老,准备和熊耳派结盟什么的,总之情况很复杂,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他把紫阳山的事情推给宫瑶光,免得这几个人问个不休。

    常知古一拳打在手心上,说道:“难怪我听人家说,紫阳山门风雨飘摇,已如风中残烛,摇摇欲坠。原来是这个原因。”丁盼惊道:“真有这回事?”常知古道:“前些日子,先是有传言传出,说有大批百姓从紫阳山上迁居山下,人数众多,还惊动了地方官府,接着就有紫阳山门要垮的消息出现。因为我与紫阳山也从来没交情,所以没有特别去求证。现在听小兄弟这么说,想来不是空穴来风。”

    夏侯仪沉吟道:“嗯,这样的传闻很早就有了。自从老皇帝殡天,权力交替,这样的耳语就已经传开了,看样子紫阳山门是有些变化。”丁盼道:“昨天围攻我们的人当中,还有一个叫段日华的,他也是九龙传人,而且官彦深招他结盟,听说他也已经答应了。不知为何他不但还待在紫阳山上,还出手攻击同是九龙传人一派的君实呢?”

    夏侯仪又看了舒其许一眼。舒其许只耸肩摇头,未作回答。其实他也在想这个问题,倒不是故意不说话。

    夏侯仪转向常知古讨论,舒其许听着听着,忽然想起,紫阳山门与熊耳派合并之后,将以“嵩阳派”在武林上立足。宫紫阳既然不愿成为嵩阳派的假掌门,那么掌门一位自然便是由沐永年接任了。

    想到沐永年,时光又可以推回到更早之前,舒其许第一次在少林寺的后山上,与他相遇的景况。那时他忽然现身,夺去藏在少林寺的雨花剑与剑谱,经过自己与封俊杰的一番追逐,那剑谱竟然变成一本无字天书,雨花剑则仍是给沐永年拿走了。

    舒其许确信那本剑谱没有经过沐永年的掉包,更何况他也没有掉包的必要,因为雨花剑他要拿,最后就是拿走了,并没有看在封俊杰的面子上归还给夏侯仪。

    撇开少林寺吞没了真正的剑谱不谈,如果说少林寺一开始替人保皮的,就是一本假剑谱,那么真的剑谱到哪儿去了?舒其许联想力丰富,一时天马行空,神游物外去了。良久良久,才回过神来,只听得夏侯仪说道:“难怪我找官盟主一直找不到,也许他人已经上紫阳山去关心了。”

    舒其许一听,倒是像获得了提示一般,心想:“夏侯仪这么说很有道理,反正这里离嵩山近,离白鹿原远,我何不暗中上紫阳山一趟,一来可以探听官彦深与梅叔瓒的消息,以得知瑶光的下落;二来也可以察访一下宫真人的情况如何,暗中做一些事情;这第三嘛……”舒其许想起梅叔瓒所说的,云梦居然是沐永年的女儿,上山一趟,说不定还能得知她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