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画推荐:爱慕计划       点击上方图片链接下拉式在线阅读

漫画简介:“占完我便宜就跑?” 济宇与时隔8年后再次重逢的,完全不记得自己的同学时延做了不可描述的事情。 因为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所以慌乱逃走的他,被时延找到了。于是时延在对他说了一些荒唐 的话之后,又向他提出了一个更加荒唐的提议。

 爱慕计划

漫画番外:

    宫紫阳大惊,喝道:“且住!”身子一动,便要向前冲去,那沐永年早已料到他会有所行动,伸手拦了过来,说道:“别忙!”其他长老知道宫紫阳厉害,除了皮竹生之外,也都往前围去,要让他缓不出手来救舒其许。

    宫紫阳想收舒其许为妹婿,这是紫阳山上诸位长老众所周知的事情,另外还有人看出来,宫瑶光对舒其许的态度,也与对其他人颇有不同。总而言之,舒其许这三个字在他们的心目当中,早已与宫瑶光这三个字连在一起,葛聪在沐永年耳边说的,就是这回事。

    那沐永年在少林寺后山上,曾与舒其许交手过一次,当时即有杀他之意。这时听到他与宫瑶光有此关系,更让他下定决心,先除之而后快。而自由自在得到指示,本来还稍有迟疑,但见宫紫阳为众人所困,便抡起木杖,便要将眼前这人一棒打死。

    那舒其许却倏地回过头来说道:“自由自在大师,别来无恙!”自由自在一愣,道:“你是谁?”舒其许道:“那日见大师在擂台上威风凛凛,心下钦慕得紧,本想多与大师亲近亲近,无奈大师走得匆忙,竟跳蔡河走了。今日再见,真是太好了。”

    自由自在是觉得他很眼熟,却无论如何想不起来,完全没注意到他竟然能开口说话,正想再问他到底是谁,只听得师兄不生不灭大叫:“师弟小心!”便在此时,自由自在手上一空,木杖竟脱手而出。

    原来那舒其许内力浑厚,已非郭南英、自由自在之流可以比拟。他早在出了木箱不久之后,便以自身的内力冲开被封的穴道,只是他面覆头罩,不知宫瑶光的情况如何,不生不灭不是庸手,要是先动手去揭头罩,多了一个动作,只怕就失去救人的先机了。于是便一直隐忍不言,上半身僵直不动,仍是装着被点了穴道的样子。

    及至沐永年出现,舒其许的神经就绷得更紧。接下来沐永年所说的每一字每一句,一举手一投足,无不细心观察,密切注意。因此便在沐永年使眼色给自由自在的同时,他也已察觉到了沐永年的心态,知道他动了杀机。但觉耳畔生风,势已不能再让他伪装下去,急中生智,忽然回头,想要给自由自在来个出其不意,然后伺机夺下他的兵器。

    自由自在那天在擂台上出尽锋头,舒其许亲眼所见,心中早拟了几招准备应付,这一下得手,自己也是大喜过望。但他虽胜不骄,木杖入手,一个转身,便往不生不灭后腰打去,这一下又急又快,杖声霍霍,劲道颇大。不生不灭才出声要师弟注意,没想到对方夺杖之后的第一招,就向自己攻来,这一惊更大,当下不及细想,连忙转身以铁杖抵挡。

    两杖相交,只听得“当”地一声,木杖质软,铁杖坚硬,两相互击,原是铁胜过木。但舒其许为了救人,早将全身内劲倾注于木杖之上,铁杖不似木杖可以吸收部分劲力,因此杖上所受反激之力道,十之八九都传回了不生不灭的手上去了,当场震得不生不灭虎口发麻,铁杖几欲脱手而出。

    便在此时,自由自在得一喘息,便即赶上来斗。舒其许只想速战速决,右手一甩,木杖打着转飞了出去,自由自在瞧这力道竟不敢接,连忙低头,从一旁窜了开去。舒其许更不打话,上前一步,一手抓向不生不灭,一手搂过宫瑶光,使得是一招秋风飞叶手的“招蜂引蝶”。那不生不灭才将铁杖拿定,舒其许一抓又到,百忙中打出一拳,拳爪相对,“碰”地一声,舒其许已经抱着宫瑶光退出数步之外。

    舒其许这一下夺杖、奇袭、还杖、救人,兔起鹘落,一气呵成,毫不拖泥带水,不生不灭与自由自在纵使武功不低,却还是不免着了道儿。而能在他们两人联手之下,以区区四招救人成功,除了说是舒其许突然出手,让他们措手不及之外,光以这几下武功而论,舒其许的能耐,已经超出武林中一般所谓的高手甚多了。

    那宫紫阳虽然给好几个人缠住,但他两眼所见,还是在宫舒两人身上。但见舒其许忽然发威,惊喜之余,连忙大喊:“先带瑶光走!”沐永年一愣,回头一瞧,才知事情有变。想要腾出手来去围,却见宫紫阳身形一闪,忽然像是使了法术一样,眼前居然冒出了好几个分身,前来拦他。沐永年大骇,连忙眨了眨眼定神再瞧,那些分身才倏然不见,但只要他一分心,想要去拦宫瑶光,这种近乎错觉的幻觉立刻出现。

    沐永年行走江湖数十年,从未碰过这样的情形,这才知道自己这回是真的碰上高手了。他不知道别人的感觉如何,但他只有凝神定气,专心至志,才能应付得来。不知不觉间,衣衫沾着前胸后背,湿漉漉的都是汗水。

    舒其许见围着宫紫阳的人虽多,不过宫紫阳使出指立破迷阵法出来,还是对付得了,想来求个保身,应该绰绰有余。但自己可不同了,自由自在与不生不灭都是硬手,又要保得宫瑶光周全,实在凶险得很,拉着宫瑶光便往山洞外冲,一边解开她的穴道,问道:“怎么样?能自己走吗?”宫瑶光面露难色,说道:“我┅┅脚麻┅┅”

    便这么一阻,不生不灭已从后头赶上,自由自在也拾回木杖,正随着不生不灭身后追上。舒其许将宫瑶光拉到身后,双手一错,便往不生不灭舒右两边抓去。那不生不灭曾与他交过手,见这招式熟悉,立刻唤起他的记忆,失声道:“是你!”

    舒其许笑道:“就是我!”一手已经抓到他杖头上了。不生不灭又惊又怒,心道:“岂有此理!不过几个月不见,这小子的武功竟然进步如斯!”原来同样是一招“玉树流光”,明明知道他右手还有后着,但就是避不开。

    不生不灭大怒,双手抡杖,像使风火轮一样转了开来,舒其许只得缩手,笑道:“大和尚,你用兵器,我却空手,怎么打?不打了,不打了。”不生不灭道:“留下人来,就是放你一马,又有何妨。”

    舒其许道:“你抢马不行,便要来抢人,羞也不羞。”不生不灭听他旧事重提,不由大怒,伸杖点来。舒其许舒闪右避,还了两招,便在此时自由自在赶了上来,加入战团。 舒其许使出指立破迷阵法,以一敌二,丝毫不落下风,但却也抽不开身。几招过后,便道:“瑶光姊,快先走。”才说完,人影一闪,“当”地一声,却是宫瑶光抽出藏在靴筒的短剑,加入战团,同时说道:“要走一起走。”

    那自由自在不知厉害,笑道:“哈哈,师兄,这两个人郎情妾意,原来还是一对┅┅哎哟,臭婆娘┅┅”他说笑分心,立刻就不是舒其许的对手,宫瑶光瞧出便宜,一剑带中了他的舒臂。

    但便这么一耽搁,山洞中的郭南英、万氏兄弟也纷纷追了上来。舒其许不愿恋战,见伤了自由自在,双掌使劲向不生不灭推出,同时喊道:“走了!”那宫瑶光宛如充耳不闻,不退反进,迎向随后赶上的郭南英。

    舒其许大惊,又唤了宫瑶光一次。宫瑶光随口应了一声,但还是往前接上郭南英。舒其许想起两人刚刚受制的时候,宫瑶光受到不少屈辱,这会儿重获自由,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连生命安危都顾不了了。舒其许无奈,只得继续与不生不灭师兄弟俩缠斗,替宫瑶光挡下两个强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