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画推荐:臣服关系        点击上方图片链接下拉式在线阅读

漫画简介:"原本是去工作的子熠在一个vip俱乐部对客人尹谦一见钟情了,两人干柴烈火的度过了一晚。 一见面就被尹谦深深吸引的子熠原本满心期待可以开始一段甜甜的恋爱 却被告知尹谦是BDSM那边有名的施虐者,甚至还要跟他签订合约… 事情的发展似乎已经超出了预期的轨道,因为心它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但痛与快感并存的臣服游戏能一直继续吗?"

 臣服关系

漫画番外:

    泪珠滴在纸上,立刻晕了开去,夏侯如意连忙伸手用袖子去抹,没想到才擦去两滴,接着又落下四滴,再擦去四滴,马上又啪搭啪搭地滚落六滴,夏侯如意终于忍耐不住,“哇”地一声,伏在桌上哭了起来。

    她这一哭,有如黄河溃堤,一发不可收拾。但是她在别人的屋檐下,也不敢哭太大声,抽抽咽咽了好一阵子,这才逐渐平复下来。一抬头,那宫铺在桌面上的纸,又湿又皱,已经不能书写了。

    夏侯如意随手揉掉,有些气恼自己的不够坚强。眼见家书写不成,一时又不想出房门去拿纸,索性转身进了内房,钻进了床上的被窝。

    才躺没多久,忽听得门外有人敲门,喊道:“如意师妹,如意师妹!”夏侯如意只将头伸出被窝,喊道:“谁呀?”那声音道:“是我!”夏侯如意心里嘀咕:“我,我,我,我是谁啊?”实在不愿下床。但是天色尚早,若是让人知道她这么早就休息,一状告到淳于中面前,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听着外头那人又继续敲门,不禁觉得心烦意乱,直嚷道:“来了,来了。”走到门边,续问道:“你到底是谁啊?”门外那人道:“是我啊,如意师妹。”夏侯如意懒得再问,收拾好心情,直接打开房门。只见门外站着一个浓眉大眼,瘦瘦干干的青年,冲着她傻笑。

    夏侯如意见是自己的六师兄黄轩,便道:“原来是你啊,六师兄。有什么事吗?”淳于中成名很早,所收的几个弟子,现在也都有相当年纪了,若不是夏侯仪的面子,淳于中实在不太可能再收夏侯如意为徒。那黄轩拜在淳于中门下时年纪尚小,所以虽然入门已经十年,但年纪却大不了夏侯如意几岁,在这再世堂中,是少数几个愿意跟她攀谈的人。不过夏侯如意对他是兴趣缺缺,原本欠佳的心情,这会儿更加低落。

    黄轩不察,笑道:“师父要我来告诉你,想办法要那个姓舒的小子将疗伤篇默写出来给他,他老人家晚上要挑灯研究。”夏侯如意恼道:“什么姓舒的小子,姓舒的小子师父说得,你就能说得吗?”

    黄轩陪笑道:“师父这么说了,我只是照他老人家的吩咐说,又没别的意思,如意师妹不要误会了。”夏侯如意道:“照着说也不行!”黄轩道:“好好好,师妹要是不喜欢,我以后不说就是了。”

    夏侯如意道:“好了,我知道了。”黄轩道:“那走吧。”夏侯如意道:“走去哪里?”黄轩道:“去找那姓舒的小……咳,姓舒的公子,要他默写心法啊……”

    夏侯如意道:“不用了,这件事我会办妥的,我一个人自己去就行了。”黄轩道:“不行,师父特别交代了,因为时间无多,要我看着师妹跟着过去,然后负责拿回去给他,师妹也好赶紧回来写家书。”夏侯如意忽然叹了一口气,说道:“师父他老人家,设想得可真周到。”

    黄轩不知她颇有些挖苦的意思,附和道:“是啊,师父他老人家高瞻远瞩,凡事都想在前头,岂是我们这些晚辈所能预料的?”夏侯如意不愿与他多费唇舌,只得跟着走了。一路上黄轩一直与她东拉西扯,尽可能地闲聊,夏侯如意有口无心,嗯嗯啊啊,随口应了几句,忽然想起还有一件事情尚未去办,也许可以落在他身上,便问道:“六师兄,你知不知道,之前跟着舒公子来的,还有一位姑娘,知不知道她后来哪儿去了?”

    黄轩听到夏侯如意竟主动来跟自己说话,这下子可真的是喜出望外,受宠若惊。想她自成了自己的小师妹以来,每一次借故与她说话,总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完全不着边际,而转眼半年过去,她也从不曾主动找过自己。这第一次开口,虽然问的是别人的事情,不过总也算是个开始,兴奋之情,溢于言表,乐道:“事情发生的时候我虽然不在,不过后来五师兄有跟我说,那个女的虽然年轻貌美,看上去一副娇滴滴的模样,但是武功着实不弱,二师兄一连换了几套武功,都奈何不了她,于是二师兄他……”

    夏侯如意插嘴道:“我皮二师兄他怎么样,我要问的是那个女的,后来呢?”黄轩道:“后来?后来五师兄带人围上,还是没能抓住她,然后终于惊动了师父,结果这位姑娘一瞧见师父出现了,这才知道厉害,于是急急忙忙跑走了。”夏侯如意心想:“也许是这样吧?又或者这位瑶光姊早已算准,知道只要淳于中出面,就一定会救舒大哥吧?”说道:“这么多大男人还抓不着一个女子,师父当场看见了,一定气死了。二师兄怎么不追去?”

    黄轩道:“二师兄是要追啊,可是听说让师父叫住了。五师兄说,师父知道这美女的来历,所以是故意让她走的。”夏侯如意问道:“来历?什么来历?”黄轩道:“不知道,师父没说。”

    言谈间,两人已经来到舒其许休息的房门外。黄轩走到门边,就要伸手去推,夏侯如意一把拦住,说道:“六师兄,这位舒公子的脾气可拗得很,只因为师妹与他旧识,所以师父才故意安排我来照顾,所以请他默写经文的事,还是让我来吧,你在一旁,说不定他一不开心,就不写了。”

    黄轩当然不愿意,迟疑道:“可是师父说……”夏侯如意道:“师父说要你跟我一起来,现在你是来啦,只不过是委屈一下六师兄在外头等,师妹一个人进去劝他,只待经文一写好,我立刻拿出来,六师兄就可以交差了。”黄轩还待说些什么,但瞥眼见到夏侯如意脸上已有不快之色,急忙将已说到嘴里的话给吞回去,无可奈何地点了点头。

    夏侯如意大喜,再三称谢,进门后随手将门带上时,觉得十分有趣,忍不住嗤嗤笑了起来。

    舒其许见她一进门就笑,问道:“什么事那么开心?”夏侯如意收敛笑容,道:“没有。”将此番来的目的与舒其许说了。

    舒其许道:“那只好请贤妹准备纸笔,代劳誊写了。”夏侯如意道:“这样好吗?我越想越觉得奇怪,实在有点担心。”舒其许道:“无妨,这疗伤篇我亲自尝试过它的威力,效果十分惊人,此次若能藉由淳于中的手,加以研究推广,流传出去,将来造福人群,那也是功德一件。”

    夏侯如意道:“就怕你这个愿望没达成,反而让淳于家多了一件传家宝,当成了独门秘方使用,那岂不是令人扼腕?”舒其许道:“这也不无可能,不过好在你也在他门下,这件事他需瞒不过你,再加上令尊的名望,只要你牢牢盯着,想来他不敢不传给你。此篇在你手中发扬光大,那也是一样。”

    夏侯如意想到自己未来可能会有的成就,顿时神采飞扬,意气风发起来,说道:“大哥说的不错。”拿过那天留在这里的纸笔,依着舒其许的口述,开始誊写起来。

    这篇附属在太阴心经里的疗伤篇,那日在宫紫阳的解说之下,舒其许已颇有心得,为怕将来淳于中真的留一手,于是便在背颂之际,一边尽可能地讲解。只是那夏侯如意修为尚浅,纵使经过讲解,仍有许多地方疑窦满腹,当下便另外抄录,以便改日再来询问。

    但如此一来,所耗的时间可比单纯抄写来的久得多了。那黄轩在外等候多时,终于忍不住频频敲门询问。刚开始时,夏侯如意还会虚与委蛇几句,尽量安抚他的情绪,可到了后来,也是被吵得有点不耐烦,直接埋怨了起来。黄轩碰了软钉子,老大没趣,也就不再发出声音。

    没想到才又过了一会儿,黄轩再度敲门,喊道:“如意师妹,如意师妹!”夏侯如意勃然而怒,倏地站起。舒其许安抚道:“没关系,你先出去看他一下好了,我们谈了一个多时辰了,也难怪他会不耐烦。”夏侯如意道:“我才快被他烦死了呢!”走到门边,用力地将门一开,忽地脸上原本僵硬的表情,一下子挤出三分笑意,刻意细声道:“六师兄,师妹就快写好了,可不可以再多给我一点时间?你越敲,我越慌,就越写越慢哩!”语调虽然客气,但听起来酸溜溜的。

    黄轩赶紧道:“师妹你误会了,不是我要找你,是他!”说着往后身后一指。夏侯如意顺着手势瞧过去,一个十二三岁的孩子战战兢兢地迎了上来。夏侯如意认得他是门口的门僮兼药僮,轻声细语道:“是你找姊姊吗?有什么事呢?”

    那门僮道:“鲁总皮要我来通报夏侯姑娘,说姑娘有家里的人来访。”夏侯如意大喜,说道:“真的?他们在哪里?”刚刚还在大门口,现在应该已经请进大厅了。“夏侯如意雀跃不已,拉过门僮,飞快地在他颊上亲了一亲,说道:”真是谢谢你了。“那门僮年纪虽小,却也懂得害臊,脸上一红,直道:”哪里,哪里……“

    夏侯如意转身进屋,将这个消息告诉了舒其许。舒其许见她相当兴奋,知她急欲会见家人,于是便道:“这经文该说的也都说得差不多了,剩下来的就由你师兄来写吧!记得把你的东西带走。”

    夏侯如意大叫道:“谢谢舒大哥!”将自己另外写录的注释心得,揣在怀中,出门与黄轩道:“六师兄,经文还差那么一点就要写好了,可否劳驾帮忙做个结尾,拜托,拜托!”双手合十,摆在唇边,乌溜溜的眼睛眨呀眨的,黄轩心里只有一个感觉:要是夏侯如意愿意,自己这一辈子只怕都要给她吃得死死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