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画推荐:手语          点击上方图片链接下拉式在线阅读

漫画简介:“手语爱”耽美无声世界的同性爱人的温馨恋爱故事...

 手语

漫画番外:

    山路一直往下,奔跑起来既迅速又不费力。三人不久来到一处小溪边,悲观颇为兴奋地叫道:“回来了,回来了!‘三两步越过溪涧,复往山上奔去。舒宫二人亦同感雀跃,紧紧跟随在后。

    不久地势转为平坦,接着进入眼帘的,是一畦一畦的田园菜圃,远远的另一头,结了幢茅屋。悲观从田中阡陌穿越过去,一边大喊:“我回来了,我回来了!‘那茅屋里探出一个光头出来,说道:”悲观,你上哪儿去了?你师父守藏经阁去了,快快跟去!’那悲观本想先进茅屋,一听到这个光头这么说,不敢停下脚步,兜了一个大圈子,嘴里应道:“是,是……‘更往另一边去了。舒宫二人更不停步,直接越过菜园赶去。

    茅屋里的那个光头,见是两个陌生人,连忙出来嚷道:“喂!喂!你们是谁?‘舒宫两人毫不理睬,头也不回,早去得远了。那光头见拦他们不下,也不打算追赶,只喃喃自语道:”奇怪……’那悲观又跑了一阵,舒其许在他的身后看他的身形,心想:“难怪少林寺屹立五百余年,至今声势不坠。这悲观武功虽然不行,可是跑了这么一会儿,居然没有丝毫疲态,少林内功果然有些门道。‘寻思间,跟着悲观穿进一处门廊,又拐了几个弯,却见他忽然停下脚步,转头回望。舒其许看他一脸迷惘,问道:”什么事吗?’悲观道:“少林寺藏经阁重地,外人是不能去的,还请两位到殿前去。‘宫瑶光道:”我们不知道怎么走,还请小师父带路。’悲观因为自己常迷路,所以很能了解不知道路的痛苦,想了一会儿,便道:“我带你们去。‘说罢一马当先,往右首疾行。

    不久隐隐听得前方人声喧哗,舒其许此刻有兴趣的是少林寺究竟来了些什么人,盘算着说不定可以碰到熟人,甚至是云梦,不待悲观指示,便迳往人声之处行去。悲观见舒其许脱队,急忙喊道:“施主,你走错方向了……‘从后追上。

    三人来到寺前,只见寺门边上站了两排僧侣,悲观一看,都是一些最少长了自己一辈的慈字辈师叔伯们,当场吓得就要往后跑。宫瑶光在他后面,伸手拦住,低声说道:“来不及了,你这一跑回去,肯定会被发现,不如先躲在照壁后面。‘说着往前一指。原来那舒其许也是这般心思,身子已经在照壁后面藏好了。

    悲观一时没了主意,只得依言而为,只听得照壁外有人朗声说道:“不知官盟主亲自驾临,老衲未克远迎,还请见谅!‘舒其许认得这个声音,知道他就是少林寺住持慧海。

    随后只听得一个冷峻的声音道:“方丈大师忒谦了,谁人不知少林寺的住持方丈日理万机,官某怎么好意思劳烦大师呢,当然是自己登门拜访了。‘舒其许听这人说话大剌剌的,颇有架子,心想竟然有人这么大胆,竟然敢在少林方丈面前这般说话,忍不住偷偷地探出头来。

    他不瞧还好,一瞧之下大吃一惊,原来在慧海面前站了一堆人,人群之前还有几个人,是自己眼熟的。其中竟包括了梅叔瓒、石奋进与封俊杰。不过在他们之前,还站了一个人,这人虽然长得不高,模样相貌也不突出,可是站在那里,俨然便如渊停岳峙,颇有大宗匠的气派。

    舒其许心想:“这人是谁?难道刚刚说话的是他?‘只听得慧海不愠不火,淡淡说道:”原来官盟主是兴师问罪来着?’那站在最前面的那人说道:“方丈大师言重了,官某自认礼数不周,妄想送宫请柬,就能邀得动天下第一大派的住持,如今想想,实在惭愧无地。今日前来,除了登门拜访,一来也是前来道歉的。‘慧海道:”老衲接到请柬之后,也曾差人上白鹿原去转告盟主,少林寺开山五百年来,从来不涉及江湖恩怨。承蒙盟主看得起,但老衲碍于规矩,只好婉拒了。’那姓官的说道:“哦?可是我听我夏侯老弟说,那日方丈为了我封兄弟的事情,还特别跑了紫阳山一趟。这可不是厚此薄彼,令人好生失望啊!‘封俊杰脸色尴尬,不发一语。

    慧海微笑道:“那日情况不同。封老弟的女儿让人家给抓了,而且还有人证物证,江湖救急,义所当为,老衲不过出个面子,希望紫阳山门不要为难小女孩。官盟主的事情却不同,九龙殿的百年奇冤,纠缠的恩怨,又岂是我这个身为局外人的老和尚所能排解的?老和尚我自己都勘不破自己,又如何能让旁人勘破呢?‘那姓官的抱拳道:”不过无论如何,官某还是得谢谢大师,若不是大师,官某还不知道,我们九龙传人之一的段家后人,原来现正在紫阳山上呢!’舒其许先前听慧海提到‘九龙殿’时,就已经留上了心,这会儿又听他一句:“我们九龙传人如何如何……‘心中不禁一凛,想道:”难道……难道这个所谓的盟主,竟然便是九龙盟主?’舒其许的思绪一下子拉回到六七年前的符家集,那个大雨过后,令人惊心动魄的杀戮战场。那一场杀戮总共死了五个人,除了两个与自己不相干的人之外,其余三人,一个是自己的母亲,一个是待己如子的伯父,另外一个是才刚刚见面相认的堂叔。

    三个都是自己世上最亲近的人,三人一死,舒其许成了名符其实的孤儿。天地之间,茕茕一身,失恃失怙,无枝可依,一个真真正正的孤儿。

    舒其许那时年纪虽小,但那是多大的打击与变化,所以有许多细节,他倒是记得十分清楚。那时舒犍为诈死倒卧,先出其不意地杀了梅仲琦,接着又飞刀伤了梅伯琮。梅伯琮大怒,与舒犍为的对话中,两人都数度提到了“盟主”两字。

    当时舒其许自然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不过日后渐渐长大,几番推敲,终于明白自己的父亲与堂叔,原本应与梅氏兄弟同属一个门派或帮会,只是后来不知为何,堂叔好像在父亲死后,与派内同侪不睦,最后因为一把寒月刀,被梅氏兄弟盯上,最后同归于尽在符家集上。

    后来在陆家庄,侧面得知封俊杰与陆渐鸿,原来也是同属于这个组织时,对封俊杰感觉,也是忽然间就觉得特别亲近。至于‘九龙殿’这三个字,是得知于封飞烟的口中。

    然而九龙殿究竟在哪里?是干什么的?封飞烟没有多提,舒其许也不好多问。不过这个盟主既然派了梅氏兄弟去跟踪舒犍为,多年之后,又让梅叔瓒去抄与自己父亲交好的陆家庄,那么父亲的死,就算与他无直接关系,但他多多少少一定牵涉其中。

    舒其许的一颗心,不禁卜通卜通地跳了起来,心想:“是他没错,封俊杰、梅叔瓒都在他的身后,放眼天下,又有谁能同时叫得动他们两个?咦?还有这个人,有点面熟,是谁呢?‘但见夏侯无过、夏侯非也都在其列,两人中间又站了一个人,样貌与夏侯无过有点相似,不过年纪却与夏侯非差不多,嘴上微髭,下骸蓄须,一副胸有成竹,气定神闲的样子。舒其许心想:”这人该不会是夏侯仪吧?没想到九龙殿的势力,居然这般庞大……’他心思紊乱,一时天马行空,待回过神来,只听得那姓官的盟主续道:“可是方丈大师刚刚说,少林寺从来不过问江湖恩怨,这句话却说得不太对。四十几年前,尊师净德禅师,不是就为武林化解了一场,只因为一把剑,而搞得满城风雨的纷争吗?‘慧海摇头道:”官盟主,你又来旧事重提,老衲真是太失望了。’那姓官的道:“我知道净德禅师为了保护他认为的无辜,自愿承担起所有的责任,可是这件事情已经过了四十几年,当时所有的当事人,如今都已不在人间,难道东西还不该物归原主吗?‘慧海道:”我师父若是能判定这东西是属于谁的,那还需要让大家苦等这四十余年吗?再说他老人家在这件事情上吃了不少暗亏,误了自己清修还不打紧,简直就是苦说不出,所以才下令要求所有弟子,今后不得插手多皮江湖闲事,官盟主若还是为了此事而来,那老衲只好送客了。’那姓官的道:“我官彦深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今天旧事重提,自然是有我的道理。‘慧海奇道:”是吗?愿闻其详。’官彦深道:“天下万事,都抬不过一个理字,如今我有了新证据,可以证明”雨花剑“是我九龙殿固有的东西。难道就算这样,大师仍不肯为我们通报令师一声吗?‘慧海道:”如果真有这样的证据,那自然另当别论。’官彦深笑道:“很好。‘背后人影一闪,一道黑影倏地窜出。

    黑影甫动之初,舒其许大吃一惊,便想大叫:“有人偷袭!‘不过还是勉强忍住了,再瞧那黑影行动虽然迅速,可是来到慧海面前五六尺处,却忽然硬生生地打住,就好像撞在一堵无形的墙上,就连袖袍衣角,也没半点扬起。舒其许这才恍然大悟,知道这人不过是想在少林住持面前,展露一手本事罢了。想他行动前毫无半点征兆,停步时骤然突兀,实是内外功俱臻收发自如的最佳写照,不禁暗暗喝采。

    那慧海两眉低垂,微微笑道:“不知雨花神剑夏侯先生有何指教?‘舒其许心道:”果然是他。’原来这人正是夏侯仪。他刚刚那样出场,一来确实是想在少林住持,当今武林泰斗面前展现自己苦学勤练的武功,二来用这种突兀的方式,也是想要吓他一吓。但见慧海闻风不动,恐怕就是泰山崩于前也不改色,于是收起试探之心,躬身合掌,恭恭敬敬地道:“在下不才,想在方丈大师面前试演雨花神剑剑法。‘慧海保持一如先前的笑容,缓缓说道:”夏侯氏雨花神剑名满天下,谁人不知,只可惜“雨花剑”本身不会武功,否则两造比对,确实是可以证明两者的关系。’言下之意,是说:“如果你所说的证据就是这个,那就大可不必白费力气了。‘夏侯仪道:”光是如此,当然不足以证明我与“雨花剑”本身的关系,只是大师可知这雨花剑的来历?’慧海道:“老衲尝自恩师口中得知关于此剑的两三事,不知夏侯先生的意思是……?‘夏侯仪道:”请问方丈大师一句,大师可知这把剑另有一本剑谱傍随?’慧海道:“当年恩师得到此剑,确实同时有一本剑谱,上书名目与剑柄上所刻篆文相同。不过此剑与剑谱一样,少林寺只是暂皮,并非拥有,所以别说剑谱内容,就是连封面模样,老衲也只曾于四十余年前见过一次,此后再也无缘得见。因此老衲也无法判定剑谱上的剑法,究竟如何。‘夏侯仪道:”有大师这几句话就行了。此事不劳大师判断,晚辈想要请教的对象,是贵派的慈云大师。’慧海身后站的两排大和尚,不约而同地发出‘哦’的一声轻噫。慧海亦道:“哦?那是为何?‘夏侯仪道:”嘴上说不清,方丈大师瞧了便知。’慧海沉吟一会儿,道:“好吧,切磋武艺,本来是罗汉堂的事,不过此事既然与慈云有关,破例一次,应属无妨。慈云,你下来!‘言明这次是破例,否则日后人人上少林寺切磋武艺,都要指名挑战对象,那可是没完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