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画推荐:限量发行          点击上方图片链接下拉式在线阅读

漫画简介:徐岩武是个刚出道不久的新人演员。为了偿还父亲欠下的赌债,他只能没日没夜地在剧组跑龙套。正当他对生活几近绝望之时,海疆物产的专务帝赫却突然联系到岩武,并要求他配合自己演一出戏。作为回报,帝赫表示会给岩武提供金钱和事业上的支持…!"徐岩武先生,你之前有跟男的睡过吗?""我们先来熟悉熟悉彼此的身体吧。"

 限量发行

漫画番外:

    宫瑶光喃喃道:“悲观……”悲观笑道:“这是我师父取的。悲观是我佛门五观之一,法华经上说:”悲观及慈观,常愿常瞻仰。“意思是说,要以大悲心,观众生苦,拔其患难。这个就是所谓的悲观了。”

    宫紫阳学通三教,宫瑶光亦有此慧根,听到这里,忍不住说道:“阿弥陀佛,小师父发此大愿,要解天下众生苦难,真是令人好生敬佩。”

    舒其许则往前一指,说道:“那往这个方向,是要到少林寺路,是吗?”悲观摇头道:“不是的,我现在是这个想要折回去,因为这条路我好像没走过。哎哟!不多说了,我已经出来一天一夜,我师父现在一定急死了,我得赶紧回去。”说着没头没脑地就往前冲。

    宫瑶光高喊:“小师父,你刚刚不是往那边走的!”悲观闻言一愣,急忙掉转回头,说道:“多谢,多谢,幸亏有两位施主……”头也不回地走了。舒其许道:“我们先跟着他,说不定到了岔路口上,他就想起来了。”宫瑶光道:“那倒是。”双双跟上。

    那悲观从回到岔路口上,四处望了一望,口中念念有词,终于从三岔路中选了一条走去。舒其许大声道:“小师父,刚刚你是不是从另外这边来的?”悲观回头,见是舒宫二人,说道:“两位施主还没走啊?”宫瑶光道:“我们也迷路了,小师父不指点指点,我们回不去啊。”

    悲观面有难色,说道:“这个小僧也搞不太清楚……”指着其中一条小路,说道:“我刚刚应该是从这里过来的,所以往这儿去,应该是到紫阳山的。”接着往另一条山路一指,说道:“这条路我刚刚才走过,面生得很,不知通到哪里去?所以剩下这一条路,应该是到少林寺去的。”

    答案虽然模拟两可,不过终竟是有个方向可以依循,舒宫两人已经是谢天谢地了。只是路是找到了,但两人应该怎么走呢?

    该是抉择的时间到了。舒其许看着宫瑶光,轻轻问道:“瑶光姊回紫阳山吗?”宫瑶光斩钉截铁地道:“我不回去。我原本就打算离开的,虽然经过了这么多事,但我的心意并没有改变。”又道:“你回去吧,我哥哥拉你入教,就是想要借重你。你回到紫阳山门前途无量不说,也可以按部就班地完成你的心愿。”

    舒其许笑笑说道:“我没法子回去。”宫瑶光奇道:“为什么?”舒其许道:“掌门真人亲眼看着我跟你一起掉落山崖,事隔半年,我竟毫发无伤地出现在他面前。你说,他会不问你的下落吗?我若回答:生。那他一定要质问我为何不一同带你回来?”

    宫瑶光苦笑道:“那你可以说我已经死了。”舒其许道:“那更不妥,要是哪一天你在江湖上被人遇上了,那我该当何罪?光是质疑我的居心,我的前途就真的无”亮“了,一点光亮也没有。”

    宫瑶光一双眼睛瞄着他,半开玩笑地道:“那么你是想抓我回去啰?”舒其许道:“我不抓你回去。”宫瑶光道:“那你想干嘛?”舒其许道:“我打算一直跟着你呀。反正我的前途都在你的手上,所以你去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直到有一天,你心甘情愿跟我回紫阳山为止。”

    宫瑶光戏谑道:“这可是你说的,嘿嘿,姊姊我就偏偏不回去,我要在外面流浪一辈子,你就跟我一辈子吧!”舒其许亦笑道:“要是这样的话,那我就缠得你一辈子嫁不了人!姊夫要娶,可以,弟弟我也要陪嫁过去!”宫瑶光道:“要是我嫁不了人,你也别想娶别的姑娘,我们两个就孤孤单单的,互相陪着对方到老……”说到这里,两人忽然都觉得有些失去控制,不约而同的双双住口。

    刚才这番言语,要是给不知情的人听到了,都会认为是一般情侣在打情骂俏吧?舒其许更想到了云梦,要是给云梦听见了,那真不知要从何解释起。

    正作没理会处,那悲观忽然说道:“两位施主,小僧可以走了吗?”舒其许回过神来,说道:“小师父,听说少林寺建于北魏孝文帝太和年间,至今已经五百多年了。我们想跟你到少林寺去瞧瞧,不知可好?”

    悲观道:“如果只是在大雄宝殿上参佛礼拜,那当然没有问题……”谈话间,脚步声响,另有两个小和尚从路上快步走来,他们两个一见到悲观,立刻大声喊道:“悲观!你上哪儿去了?寺里来了一大堆人,住持要所有少林弟子各自回到岗位上去,你师父到处找不到你,原来你却在这里纳凉。”

    悲观迎上前去,说道:“悲智师兄、悲愿师兄,你们说少林寺来了一堆人,是怎么一回事?”

    那两个和尚中的一个说道:“怎么一回事,也不干你的事,总之住持要我们回去,我们就回去,其他的你皮得了那么多吗?”另一个道:“就是啊,别说是你了,就是你师父,也不一定够格知道这件事情呢?快走吧!我们还赶着回去覆命呢!”

    悲观唯唯诺诺地道:“是,是!”转身便走。舒宫二人,一同跟上。那先前说话的和尚见了,奇道:“咦?悲观,这两位是谁?他们要去哪里?”悲观回过头来,说道:“悲智师兄,这两位施主是师弟在路上碰到的,他们说想到少林寺去看一看,所以……”

    那个叫悲智的和尚说道:“所以你就自作主宫,请他们两个上少林了,是不是?”悲观道:“我想我们少林寺又不是机关重地,大雄宝殿也对外开放,他们想参佛礼拜,也不是什么坏事……”

    悲智叹了一口气,万般无奈地说道:“我想?我想?悲观啊,什么事要是经过你想,那就糟啦,你难道忘了你有一回自作主宫,在簷廊前面晒经书,结果一阵大风吹来,把三本经书给刮到池塘里去的事情了吗?其中有一本”杂阿含经“手抄古本,到现在还找不到呢!”悲观脸上一红,嗫嚅道:“是,是,这个……嗯,我记得。”

    另一个和尚想来便是悲愿了,这时他也来参上一脚,说道:“还有一回呢,你到戒律院去扫地,慈明师伯要你帮他到伙房去拿几个馒头……”悲观这下好似抓住了什么,赶紧道:“那回慈明师伯真的是饿得慌了……”

    悲智走过来拍拍他的肩膀,说道:“我的悲观师弟啊,慈明师伯虽然是咱们的师伯,可是他触犯了戒律,正在接受惩戒,连开口说话都不行,你怎么能听他的话去拿东西给他呢?”悲观道:“可是我想……”悲智道:“我不是说你一想,这事情就糟糕啦,你有脑袋吗?你没有脑袋的嘛,没有脑袋要怎么想事情呢?你说是不是?”

    悲观满脸通红,想要反驳几句,可是自己连寺边的几条小路都搞不清楚,要说自己没脑筋,那可能真是说对了。嘴唇动了几动,终究没有说出话来。

    那舒其许在一旁实在看不过去,说道:“喂,这位悲智和尚,你怎么这么说自己的师弟?你师弟偷拿东西给师伯吃,那是因为他慈悲,不忍心看自己的师伯挨饿。你自己也是出家人,怎么说话这么刻薄?”

    那悲智哇哇大叫,说道:“好哇,师弟,原来你找了外人来帮你,难怪刚刚我说你一句,你就回一句,当真是目无尊长!”宫瑶光道:“懒得理你,我们走。”拉着舒其许,要往两人来处走去。悲愿见状,大喝一声:“做什么?”伸臂拦住。

    宫瑶光道:“这路又不是你开的,凭什么挡着我?”悲智一同拦上,说道:“平时要上少林,我们原是欢迎,不过今日情况特殊,两位还是请回吧。”舒其许道:“要是我们执意要去呢?”悲智道:“那就休怪小僧无礼。”

    宫瑶光冷笑道:“人家说少林武功冠盖天下,也不知是真是假?”悲智闻言大怒,再瞧她不过是个年轻女子,那舒其许更是年少,便道:“上来尝尝不就知道了!”呼地一拳,便往宫瑶光的脸上打去。想那女子最要紧的就是脸面,这一下还不把她吓得花容失色。

    想不到眼前人影一晃,宫瑶光忽然失去踪影,待到惊觉,腕上一紧,已经被宫瑶光扭了过去。悲智吃痛,不禁叫出声来。悲愿一见大惊,也猱身而来,宫瑶光见他颇顾义气,不愿为难于他,伸手托住悲智的手臂,看准时机,顺势一推,悲智的手肘飞出,刚好顶中悲愿胸口上的穴道。悲愿全身一麻,就此不能动弹。

    悲智悲愿一招被制,都惊骇不已,身子虽不能动,嘴巴倒是还能说话,急得大叫:“悲观师弟,快救命!”悲观见这女子武功这般高强,亦是惊骇莫名,知道自己万万不是敌手,只道:“这……这位女施主,我两位师兄不是有意要得罪你的,你……你大人大量,饶了他们吧。”

    宫瑶光道:“他们这么欺负你,你还愿意帮他们?”悲观道:“这个……其实我两位师兄,讲我这……讲得也没错……”宫瑶光摇摇头,伸手一拍,亦点中了悲智的穴道,说道:“他们两个的穴道一个时辰之内自解,谁叫他先要动手打我。”悲智与悲愿见她武功这般厉害,哪里还敢多说什么,都道:“谢谢姑娘,下次不敢了。”

    宫瑶光不去理他们,说道:“小师父,请你带路,我们走吧。”悲观心中一惊,问道:“走去哪里?”宫瑶光道:“你的师兄刚刚不是说了,少林好像来了敌人。住持现正召集众人,你还不赶快回去。”

    悲观恍然大悟,道:“是,是。”虽然也想到了将悲智悲愿扔在这里,总觉得不太妥当,可是宫瑶光的武功明显胜过自己,也不知讲些什么好,于是说道:“两位师兄,师弟先……先走一步了……”

    悲智悲愿全身不能动弹,倒想让舒宫两人快快离开,于是说道:“你快回去吧,回去迟了,可不太妙。”

    有了两位师兄的支持,悲观再不犹豫,点了点头,转身就跑。宫瑶光与舒其许一前一后,快步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