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画推荐:魔咒        点击上方图片链接下拉式在线阅读

漫画简介:综合格斗轻重量级冠军,‘周在京’ 虽然被写作无败神话,但其实有一个他人都不知道的魔咒. 那就是在比赛前一天必须要有一次满意的sex才能获得胜利! 在京想要通过物理治疗师‘金谈’解决了这个魔咒…

 魔咒

漫画番外:

    舒其许知道自己随时有可能要接替封飞烟的位置,于是赶紧又多吃点东西,以补充体力。忽然间封飞烟轻呼一声,从宫瑶光的面前跳开,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急喘不已。宫紫阳道:“封姑娘,赶紧坐下收慑心神,依我先前所教的方法,先将内息导入丹田,再慢慢化去。”封飞烟连回答都没有力气,赶紧一言施为。

    宫紫阳闭着眼睛道:“舒其许,该你上来了,还愣在那里做什么?”舒其许应了一声,急急忙忙跃上平台,在宫瑶光的面前坐下。宫紫阳道:“依我所授之法施为,步步为营,急功贪利,小心性命不保。”舒其许也不答话,伸掌与宫瑶光手心相抵。

    那宫瑶光一察觉又有人将掌心贴过来,便开始将脉络里到处乱窜的内息,一股脑地往少商穴上送。舒其许深吸一口气,替宫瑶光将这些脉息调匀了,一点一滴接了过来,心中暗道:“宫姑娘,你别急,我一定会救你的,小心一点,慢慢来。”

    宫瑶光当然听不到他心中的这些言语,不过却又好像听到了似的。舒其许觉得从她手上传来的内劲逐渐缓和下来,心中便道:“好,就是这样,就是这样,我不会放手的。”

    原来宫紫阳所想的方法很简单,就像是一个天秤失去了平衡,只要在过重的一边将东西卸下,在过轻的一边将东西放上,就能够渐渐达到平衡状态。宫紫阳本身内力强劲,便由他来扮演给予的角色,而舒封二人功力较弱,便由他们轮流扮演接受的角色。

    舒其许依照宫紫阳的方法,一点一滴地替宫瑶光抽出多余的内息,时候一久,也逐渐不堪负荷。就在觉得体内的内息如同河水氾滥一般,不听使唤的同时,那宫紫阳的内力来到,替他接住了缺口。舒其许趁机撤走,才发觉自己已是一头冷汗,一颗心卜通卜通地狂跳着。

    宫紫阳道:“你快坐下调息,时候一久,对你不利。”舒其许赶紧依言施为,这时封飞烟也已经准备就绪,上去接替了舒其许的位置。

    那舒其许依法调息,不知过了多久,眼睛倏地睁开,但见天还是亮着。小茶也在一旁笑吟吟地看着他。这会儿不待小茶指点,舒其许已经知道哪里可以找到吃的,便自行开动起来。再经过一番比手画脚,才知道今天已经是第四天早上了。

    便在此时,宫紫阳与封飞烟同时与跃下平台。舒其许有点被吓了一跳,问道:“怎么了?”宫紫阳面露喜色,说道:“手太阴肺经与足太阳膀胱经已经完成了,进度比我想像中还快。接下来此消彼长,只会越来越顺利。我想,用不着十来天,就可以大功告成了。”

    小茶欣喜若狂,喊道:“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多谢老天保佑,多谢老天保佑!”

    舒其许心中的十五个吊桶,至此也放下了一大半。宫紫阳问道:“小茶,现在外头有谁在帮忙看守?”小茶回答道:“今天轮到万长老。”宫紫阳道:“嗯,他们都回来了吗?”小茶道:“不,只有万长老回来,听说这几天山下不太平静。”

    宫紫阳点了点头,也不问详情,在喝了一点水,稍做休息之后,便立刻反身上台。这时该轮到的舒其许,见宫紫阳这般埋首积极,也不得不赶紧上去配合。

    于是便这么一次个别针对两条经络,逐次渐进的替宫瑶光去邪扶正。接下来的日子,果然便如宫紫阳所预期的,后续进度越来越顺利,众人信心大增。而舒封二人所能维持的时间也越来越长,休息的时候却越来越短,这一方面固然是宫瑶光体内魔消道长的关系,另一方面却也是两人内力修为也因此获益,较先前有长足进步之故。

    如此堪堪过了八天,到了第九天上,三人已合力将宫瑶光身上的十二经常脉全部打通。宫紫阳道:“接下来是奇经八脉的部分。这一部份因为不属正经阴阳,无表里配合,别道奇行,所以有点困难。”

    接着续道:“不过我们还是可以用原来的方法,只不过这次泄实的地方,我选在阴维脉上的‘期门穴’,我想大致上瑶光算是复原得差不多了,寒毒不会再那么强盛,所以这次只要封姑娘配合就行了,不必轮流。”

    原来这期门穴是足太阴、厥阴与阴维的交会处,亦是阴气的汇集处。位置在不容旁一寸半,乳下二肋之端。舒其许再怎么说也是一个男子,不适合用手去接触此一穴位,因此宫紫阳才会这么打算。

    舒其许会意,自然从命。封飞烟也觉得如此较好,也无异议。当下两人便利用时间喝水进食,补充体力。但觉一切妥当,这才开始为宫瑶光继续下一阶段的治疗动作。

    原来那十二经常脉如江河,川流不息,奇经八脉则如湖海,蓄藏积贮。人之气血多行十二经常脉,而当十二经诸脉满溢时,便会流入奇经八脉。宫瑶光受到掌力震荡,为求自保,自然也用了奇经八脉来分担常经的负担。而后走火入魔,蒋于两人的内力,也都散进这八脉当中。所以宫紫阳也必须将这些阴毒驱除出来,否则日子一久,依旧对身体有妨害。

    不过既然这奇经八脉里的内息并不流动,所以要从中补虚泄实,那自然是难上数倍。再加上无表里配合,宫紫阳与封飞烟必须一气喝成,不能再像前面那样,一次只针对一脉两脉。舒其许既无法帮忙,只得在一旁戒护,最好是半点声响也不要有。

    可是在旁戒护虽然轻松,但是也相当无聊。白天时还有小茶可以比手画脚,以字代口。可是一到了晚上,就只能对着天井干瞪眼了。

    夜阑人静,宫紫阳等三人,彷彿入定一样,动也不动。舒其许独自一人,不免开始胡思乱想起来。其实也不过才三个月的光景,他的人生起了这么大的变化,感叹伤感自然是免不了的,长夜漫漫,着实有着好长的一段时间,足以让他缅怀过去,甚至憧憬未来。

    舒其许想着想着,找了块干净的地面,躺了下来。他仰望着岩洞上头,那遥远的如井口般的洞口,忽然想起“坐井观天”四个字来,心道:“坐井观天是古人形容一个人的所见狭小,说天就是这么小,实际上天却是大得很。也是挖苦人眼界见识太小的意思。”

    继而他又想起这句成语,是云梦在读书时,顺便教给他的。说这是唐朝有一个大诗人丘愈,在他的着作昌黎集里所说过的话。想起云梦,他心中就像有一股暖流缓缓流过。

    云梦对他,既像一个母亲养育、教育他,也像一个大姊,会跟他玩闹嬉乐,更像一个朋友,有时也会跟他讲讲心事,吟唱诗歌给他听。但是两人就是因为什么都是,也就什么都不是,舒其许一年年长大,什么都要懂了,前所未有的关系,也就要经过发酵而产生了。

    但是云梦迟疑抗拒了。两人曾经什么都是,什么都可以是,但就是不能变成男女关系。

    云梦不知道为什么不能,两人根本没有半点血缘关系。

    云梦不知道为什么,那舒其许呢?也许是因为年龄的差距太大吧?可是十岁的差距,其实也还好。

    不过时机稍纵即逝,三个月过去了,也许两个人的心态都有转变,但就是简单的一句“再会”,也来不及说了。

    舒其许一阵胡思乱想,出神良久良久,迷迷糊湖中,半梦半醒,似睡非睡,忽然一阵人声吵杂在耳边响起。舒其许倏然惊醒,但见天色微亮,宫紫阳与封飞烟、宫瑶光姿势依旧,心情稍定。详探声音来源,却是在洞外。

    洞外有人把关,舒其许原本毫不在意。但是后来这声音越来越大,简直有点不得安宁。舒其许心想:“是谁那么大胆?竟连掌门人的禁令也敢冒犯?”才想出外一探究竟,小茶呼地跑了进来,差些与舒其许撞个满怀。

    舒其许小声道:“小茶,今天怎么这么早?”小茶神色慌宫,先是探头瞧了瞧里面的情况,接着将舒其许拉到山洞口,低声说道:“不好了,一堆人冲上山来,现在已经进了城门了,到处乱闯,到处捣乱,可能……可能是冲着封姑娘来的……”上气不接下气。

    舒其许问道:“都是什么人?已经知道了吗?”小茶道:“听说跟那天闯入昆堤小筑的,是同一班人……”

    舒其许心想:“如果真是他们,那来得可真不是时候。”便道:“紫阳山门的防守不是很严密吗?怎么这么容易就让他们上来了?”小茶道:“前天七月一日是先天节,早先皮舒使亲率崔段两位长老与牲礼贡品,已经到汴京玉清昭应宫去了,最快也要明天才会回来。其他如樊长老还有葛长老、杨长老他们三位,从上回下山去之后,到现在一直都还没有出现。所以目前紫阳山上,就只剩边右使与昆万两位长老留守了。”

    舒其许道:“那可真有点棘手了,能不能到山下去找救兵?”小茶道:“这个我就皮不着了。我一听到消息,担心小姐的安危,就先赶过来了。”又道:“这也真奇怪,山下的防守一向严密,以往只要有闲杂人等接近,山上都会知道消息,这次敌人居然无声无息地穿过了过来,许多人手调度都来不及。山下那些人都是死人吗?”

    那舒其许早已猜想:那封飞烟曾说她们封家的独门暗记,可以传达许多讯息,说不定在她来的这儿的一路上,早已留下这些暗记。紫阳山门这些守卫暗哨、埋伏地点,她一一看在眼里,明知自己父亲很可能来救,哪有不想办法暗地通知的道理。

    但是这一点却不能与小茶言明,只道:“此刻外面有谁?”小茶道:“今天轮到昆长老护关,情况紧急,连新月小姐也来了。”舒其许道:“那她不就知道堂主受伤的事情了?”

    小茶微笑道:“她已经从家里埋怨她的父亲,一直埋怨到这里来了。现在正一边翘着小嘴,一边红着眼睛呢!待会儿她要是问你什么,你可千万挑好的说。”

    舒其许想起当日见到昆新月的情形,但觉得她人既多情,且又聪慧,自己对她的第一印象相当好,否则当日也不会出面劝解秦北辰了。而若不是因为秦北辰的关系,今天的遭遇也当大不相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