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画推荐:    入会使命       点击上方图片链接下拉式在线阅读

漫画简介:这是有关于一只丑小鸭的励志翻身记,也是一个帅气的会长爱上了丑小鸭的故事...

 入会使命

漫画番外:

    舒其许听刚刚到秦日刚与宫瑶光两方的一番对话,大概也猜得到封飞烟的父亲与樊乐天、宫姑娘这边正处于敌对状态,原本心中栗六,不知如何是好,现经宫瑶光这么一问,倒是让他下定决心,说道:“没错,我认得这位姑娘。”

    宫瑶光“哦”地一声,自顾喝酒,不再说话。小茶看了封飞烟几眼,笑嘻嘻地道:“这位姑娘长得俊得很呐,是舒公子的心上人吗?”舒其许赶紧道:“不是,我们认识没多久。不过我知道他的父亲封俊杰,威名在外,是个行侠仗义的英雄好汉。”宫瑶光面无表情地道:“哦,这么说,我们紫阳山门的人跟他作对,倒是我们的不是啰?”小茶一听,赶紧跟舒其许做了一个表情,要他闭嘴不要再说了。

    那舒其许一言既出,就算是豁出去了。走到宫瑶光面前,躬身续道:“堂主,在下只是前来拜会,此事原无我置喙的余地,但这封姑娘是我的朋友,朋友有难,舒某又岂能袖手旁观呢?俗话说冤有头,债有主,得罪贵派的,是这位姑娘的父亲,不是封姑娘本人,在下恳请堂主大发慈悲,放了封姑娘吧!”

    宫瑶光淡淡地道:“你又不是我的属下,叫我堂主作什么?”舒其许一怔,道:“是。”宫瑶光起身离开圆桌的座位,小茶跟上伺候,在宫瑶光的背后向舒其许做了一个鬼脸,伸出右掌五指伸直并拢,作手刀状,装模作样地再自己的脖子上一划,意思是说:“你死定了!”直到宫瑶光复在窗边的座椅上坐下,小茶才恢复原来的神气,站在宫瑶光的身后。

    舒其许不知他这么说会发生什么事情,先是望了封飞烟一眼,然后将目光投向宫瑶光,静待她开口。

    过了片刻,宫瑶光才又缓缓地说道:“这么说,你今天是非救封姑娘出去不可啰?”舒其许道:“还望堂……宫姑娘成全。”宫瑶光口中念念有词,说道:“成全,成全,又是成全!我成全别人,谁来成全我?”舒其许站得远了,听不清楚她在说什么,一时不敢响应。

    又过了一会儿,宫瑶光续道:“舒公子,你寻获我的爱马,又不辞辛劳将她送回,小女子很是感激。我原本就准备送你一样礼物,如今我决定又多一个选项,请你任选一样。希望你不要拒绝。”舒其许不明其意,但怕得罪她,便想先听了再说,于是说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宫瑶光道:“好。小茶,你过来。”小茶应命向前。宫瑶光道:“我们小茶虽然有点调皮,但是聪明伶俐,善解人意,也学了几年功夫,一直是我的舒右手。再说她的模样俏得很,算得上赏心悦目,有她为伴,相信日子永不寂寞。舒公子,太寒酸的东西小女子是拿不出手的,如果舒公子看得上眼的话,从现在起,小茶就是你的人了!”

    此言一出,莫说是舒其许了,就是小茶也是大吃一惊。她连忙在宫瑶光面前跪下,哭喊道:“小姐,你不要小茶了吗?”舒其许亦忙道:“小茶姑娘既是姑娘的舒右手,在下又岂能夺人所好呢?”宫瑶光摇头道:“子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反过来说,就是想要给人家的,应该就是自己想要的。如果我不要小茶了,硬把她推给你,那是我的错,正因为我喜欢小茶,才想把她送给你。“

    当时社会买卖人口的风气相当盛行,尤其是大城市,都有贩卖人口的市集。中下阶级的贫穷人家生女儿要比生儿子开心,真可谓“掌上明珠”一般呵护。接着待她们长大一点,就会开始让她接受一些才艺训练。例如家境好一点的,依照资质可以让她练琴学舞,差一点的便学针线女红,最后是烹饪料理。然后卖到人力市场,提供给士大夫阶级选择侍娱。所以此时宫瑶光要将小茶送给舒其许,在当时乃是社会常态,小茶无法拒绝。

    舒其许推辞道:“我自己一个人,有时候都吃不饱了,哪还有这个能力再多养一个人呢?”坚持不受。宫瑶光道:“小茶捉弄过公子,公子不愿接受她,也是人之常情。”舒其许尴尬地道:“没那回事。”

    宫瑶光道:“小茶,你可以起来了,舒公子不要你呢!”小茶哭了一阵,早已成了一个泪人儿,这时听到宫瑶光这么说,立刻破涕为笑。她一知道自己不会被送走了,心情立刻好转,脸上还挂着泪水,嘴上却已经说道:“那是他没眼光!”

    宫瑶光听了也忍俊不住,摇头续道:“那么第二样的东西,舒公子一定喜欢了。舒公子,你曾经骑过我的那匹千里马,觉得怎么样?”舒其许想起那个感觉,不由得轻舒一口气,说道:“风驰电掣,如腾云驾雾。”宫瑶光道:“公子喜欢就成,我想把这匹望云骓送给你。”

    有了第一个选择的经验,舒其许已经知道宫瑶光十分大方,但却没想到她居然会把绝影当成礼物,还是吃了一惊,说道:“这……这好象不太妥当吧?”宫瑶光道:“有何不妥?”

    舒其许道:“我把绝影送回来,结果绝影又成了答谢的礼物送回给我,这……”宫瑶光道:“舒公子只需自问一声,到底喜不喜欢绝影?”舒其许道:“在下斗胆,想请问小姐,第三样选择是什么?”宫瑶光道:“舒公子不考虑绝影了吗?”

    舒其许道:“刚刚小姐曾说到,小姐决定多增加一个选项。小茶姑娘与绝影,应该是本来选项之一,小姐都十分珍爱。在下贪心,想知道新增的选项是什么。”宫瑶光微笑道:“舒公子果然聪明。”续道:“不过这最后一个选项,对我来说就无关痛痒了。那就是……”手指往前一指,续道:“就是这位封姑娘。”

    舒其许大喜,说道:“多谢小姐成全!”宫瑶光淡淡地道:“我就知道。”舒其许道:“什么?”宫瑶光道:“没什么。”顿了一顿,续道:“没想到小茶与绝影在你的心中,还比不上封姑娘。我想,你跟封姑娘的感情,一定很好了。”舒其许先是一愣,随即连忙解释道:“事情不是这样的……”

    宫瑶光道:“既然公子已经决定了,那我也没话好说了。小茶,替封姑娘松绑。”小茶道:“是。”两三下将缚在封飞烟手上的绳索解开。封飞烟得到解脱,伸了伸筋骨,但两只手腕经过长时间捆绑,已经红肿瘀青,留下两圈难看的痕迹。舒其许关心道:“封姑娘,你没事吧?”封飞烟眼眶一红,笑着摇了摇头。

    舒其许回头与宫瑶光道:“小姐,封姑娘为何不能说话了?”宫瑶光道:“她给人用重手封了哑穴。因为不知道下手人的手法,所以无法替她解开。但是公子放心,时候一久,封姑娘自己可以慢慢冲开的。”与小茶道:“送舒公子与封姑娘出去,我头有点痛,想先进去休息了。”小茶道:“是。”

    舒其许不意她会突然不舒服,倒是没想到这么快就要离开了,道:“小姐请安歇。”宫瑶光道:“不送了。”舒其许道:“留步。”宫瑶光点了点头,径从后堂走了。

    那小茶目送宫瑶光进去,这才说道:“两位,请跟我走吧。”舒其许瞧着宫瑶光的神气,忽然想起云梦来了,心想:“云姐呕气跟人的时候,也是这般模样,唉,我不知怎么得罪她了。”跟着小茶走到竹林,说道:“小茶姑娘,送到这里就可以了,我知道怎么出去,我们自己走就行了。”小茶笑道:“我知道你认得路,但是封姑娘刚刚才被人带进来,现在又给旁人带出去,我若不带着你们,只怕你们走不出这个竹林。”

    舒其许想想有道理,便道:“那有劳姑娘了。”小茶道:“哪里,哪里。为了感谢你没向我们家小姐要了我去,我送你一程也是应该的。”舒其许笑笑,没做回答,心想:“你在这里,有宫姑娘给你当靠山,作威作福,逍遥快活,一但离开主人,你就什么都不是了,当然不愿意离开了。”

    三人复往前行,不久穿出竹林,前方道旁闪出两个人,上前躬身道:“小茶姊要出去吗?”小茶道:“奉堂主口谕,要送这两位客人出去。”那两人异口同声道:“那是,小茶姊慢走。”小茶看也不看他们一眼,继续往前走去。

    舒其许心想:“这里把守这么严密,可见宫姑娘是紫阳山门中相当重要的人物。”寻思之间,忽然四周笛声大作。舒其许这下可想起来了,那天与封飞烟、陆雨亭在汴梁时所听到的笛声,就是现在这种的。舒其许知道他们在互通消息,听这笛音又快又急,于是便问道:“小茶姑娘,发生了什么事了?”

    小茶道:“来了一些不速之客,不过公子放心,我们家小姐是什么人,一些盗贼宵小,不足为惧。”边说便走,毫不停步。

    可是又过了许久,笛声不但毫不停歇,侧耳听去,彷佛整个山林处处都响着笛声。小茶陡然停步,脸色大变。舒其许也知道情况不妙,急忙问道:“怎么了?现在又怎么了?”小茶道:“这个……这个敌人很厉害啊,已经……已经打到木屋那边去了。”声音不觉颤了。